网站首页 >> 签约指南

七煞侍魂第一百二十九章初考验始晋级营养

2021-01-10 来源:南京租房网

七煞侍魂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初考验,始晋级

“你的意思是我们每个人过去和它交流,然后再看谁能够获得它的认可,”对于虚的讲解,楚凌飞感到很无语,从來都是人选择武器的,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听说武器的器灵來选择自己的主人的现象,

“恩,就是这个意思,这新月斩不止要和它交流,首先要经受住它对每一个人的考研,不然的话连和它交流的资格都沒有,”虚传音给楚凌飞解释着,但从他的口气中楚凌飞听出了一丝不屑,公输家那么多人都沒有得到新月斩的认可,虚认为他们几个修为并不高的家伙成功的几率很小,

楚凌飞也听出了虚口气中的那一丝看不起,很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:“事在人为嘛,还沒试一下怎么能说不能实现呢,”

“我也沒说一定不能实现的,你们就试试呗,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,具体能不能得到新月斩的认可可就看你们每一个人的造化了,”虚也许是感觉到自己不该有那种情绪了,急忙补充道,

随即虚就将所有该注意的事项告诉了楚凌飞,楚凌飞又把所有该注意的情况告诉了所有人,

“虚,我一直沒问你,你口中的那个古族是什么种族啊,难道是无极界最古老的种族,”在大家相互讨论的时候,楚凌飞好奇的问道,他现在对无极界的事情相当刚兴趣,而且有虚这个在无极界活了很多年的精灵在自己面前,

“不是古老的种族,而是骨族看看他们在那些地方做,是骨头的骨,骨族,懂了吗,”对于楚凌飞大脑的突然秀逗感到很无语,无奈的解释道:“骨族顾名思义就是骨头呗,所有的族人都是恶心的骷髅人,沒有任何肉体,但他们的骨骼却奇硬无比,普通的攻击根本破除不了他们自身的防御,”

对于这个种族,楚凌飞感到挺有趣的,对虚调侃道:“那他们是怎么...怎么繁衍后代的,”当听到他们一族都是骷髅之后,楚凌飞脑海中就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景象,两架惨白的骷髅在一起交合,那是多么‘唯美’的画面啊,

“想哪里去了,他们一族不能繁衍后代,他们延续种族的方式就是挖坟,到处寻找被杀死的人或者动物,将其肉体清理干净之后投入屠宰池之中,经过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一个崭新的族人出生了,所以骨族在无极界虽然比不上上五大家族,但实力也是非常庞大的,”虚这次很详细的向楚凌飞解释了骨族的生存方式,

毕竟以楚凌飞的天赋和抱负,他是不会长久蛰伏在混元大陆这个小地方的,无极界万族林立,那里才是强者追寻极限的好地方,

“哦,原來是这样哦,”听了虚抗日英雄长眠的解释,楚凌飞脑海之中的那个景象啪的一声破碎了,他终于把这个无厘头的想法给抛弃了,

“我们一起进入这个结界之内,待会新月斩的考验我们大家一起承受,到最后的阶段那就看每个人自己的造化了,”和虚胡扯完了之后,楚凌飞看到大家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,急忙说道,

听了虚的介绍,大家都对这个新月斩有着迫切的希望,真的要是有这么一把逆天的武器在手中,那自己绝对可以说是同级无敌了,甚至还能反过來越阶挑战呢,

“那我们就不凑热闹了,你们几个热血青年去体验一下吧,”看到他们几个信心满满的样子,毒玫瑰把擎摄梦扶到一边说着,

也对,两个人刚刚在一起还沒多久,他们过了热血的年纪了,不想再向楚凌飞他们冒险了,毒玫瑰和擎摄梦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,其他的什么都沒多大的追求了,

既然他们两人不进去,那楚凌飞就把红桃夭慢慢放下交给了毒玫瑰照顾,自己等人可以沒有顾忌的接受考验了,但让楚凌飞头疼的是怜儿非得跟着凑热闹,死死拉住楚凌飞的衣袖來回摆动,楚凌飞怎么劝都劝不动,

沒办法,这个小公主楚凌飞还是很宠爱的,既然她决定要去了,那就依怜儿的意思,到时候自己保护好她就好了,

不想让其去的去了,而想要让他进去的怎么拉也拉不过來,虚这个家伙在楚凌飞做了决定之后直接跳出去好远,落在了远处一块很高的突出物之上,他可不想跟着楚凌飞进去冒险,而且他自己根本就不是人类,也不会要求立即启动汛情IV级应急响应。这也是今年发出的首个汛情蓝色预警。通过新月斩的考验的,那干嘛还跟着进去受罪啊,

要知道新月斩的考验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通过的,

“好,那就我们几个进去接受新月斩的考验,但有一点大家一定要注意,事不可为就放手,千万不要强撑,我们的机会还多的是,这东西还是看造化的,”临近行动之前,楚凌飞依旧不放心大家,再次叮嘱道,

其实楚凌飞对于这个新月斩沒什么念想,也可以说他不怎么喜欢这种类型的武器,他觉得自己的风暴之镰就挺好的,而且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了,自己用起來也熟练,突然扔给自己一把神器自己未必就会喜欢,

更不要说楚凌飞隐约感觉到了风暴之镰的不凡,虽然骨镰被他收进了储物空间之内,但骨镰和风暴之镰之间隐约有种特殊的联系,楚凌飞一直想不通,两把原先毫无关系的武器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联系呢,难道只是因为外形相似吗,显然是不可能的,

“听我指挥,”楚凌飞率先一步迈入了两道zǐ色环纹之中的外面那个,随着楚凌飞踏入,原本安安静静的环纹突然zǐ光大胜,耀眼的zǐ光差点灼伤了他的眼睛,楚凌飞急忙把另一只脚也放在了里面那一圈的环纹之上,

唰的一声,楚凌飞仿佛穿越了空间一般,直接进入了两圈环纹围绕的内部空间中,

看到楚凌飞这么做了,其他人也依葫芦画葫芦跟了进去,

“蝼蚁一般的人类,你们也敢來亵渎至高无上的存在,”他们刚刚进去就听到黑木托起的新月斩之中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,这声音在楚凌飞他们呆的范围内不断回荡,一次又一次冲击着众人的心神,

“守住丹田,护住灵魂,”

按照楚凌飞的提示,几人立马盘膝坐下,双目紧闭,运起自己最擅长的能量抵抗这一层接着一层的音波冲击,

刚才虚说过了,新月斩的考验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它不一视同仁,它的考验是按照每一进來的人的修为來确定的,所以楚凌飞才放心怜儿进來参加考验,不然的话就算怜儿以后恨自己,他也不会让她进來的,

第一轮考验很简单,在楚凌飞的提示之下几个人全部通过了,但大家还沒來得及松一口气就感觉到新月斩在不断震动,伴随而來的是这一小块空间也在震动,

这个现象是虚沒有提到过的,其实虚告诉楚凌飞的话也都是他听别人的说起过的,具体新月斩有什么样的考验他自己也不清楚,

随着震动之声的不断加强,每个人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把漆黑色的超大匕首,足足有一人那么高的样子,这把匕首周身冒着闪电,而且匕首尖端还不时吞吐着火焰,

“这是什么情况,”这个考验明显超出了楚凌飞认知,他也不知道会有这种现象啊,疑惑的他回头向外看去,但什么也看不见,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闪电划过虚空,

这种情况楚凌飞不了解,他也不知道怎么应对,就在他犹豫的这几个呼吸间,准备拿出一个惊人的筹码头顶的匕首了戳下來,即将接近大家的头顶了,

终于,武易和妖刀忍受不了这种不被自己把握的感觉,在漆黑色匕首即将落下的时候朝着旁边滚去,

砰,

两人在离开原來位置之后,一道庞大的闪电瞬间出现,他俩直接被雷击成了黑色,瞬间从里面被击飞了出去,

看样子妖刀和武易被提前淘汰了,但楚凌飞看得出來,这闪电看似声势庞大,实则对几人并沒有多的伤害,他两个也都是皮糙肉厚的主,也就沒多少担心,专心看着落下的匕首,

匕首依旧还在下落,已经插在了众人的头颅之上,钻心的疼痛瞬间灌注全身,浑身也在一刹那被电光布满,感觉全身如同无数的蚂蚁在撕咬一般,

朝两边看去,怜儿和苍穆也是这种情况,他看到两人都在在苦苦煎熬,

而且楚凌飞能够感觉的出來,头顶已经被刺破了,一股水流的感觉顺着脸颊往下滑落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,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几人全部会被穿透死的,

沒等楚凌飞想清楚,金童和银童也出局了,刚才楚凌飞体会的感觉他们也感受到了,他兄弟两个还不想死,所以也选择了逃离,同样是被粗壮的闪电一击击飞,浑身乌漆墨黑的飞了出去,

匕首继续下落,竟然慢慢的从剩下的三人身体之内穿了过去,缓缓的钻进了地面,

照这样子來看,这第二场的考验楚凌飞、苍穆和怜儿三人通过,而其他四人直接被pass掉了,

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,就连楚凌飞亲身感受到的疼痛感和流血的感觉也属于幻觉,这都是新月斩对來人的考验,

连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,他们几个根本沒有资格來和新月斩的器灵交谈,

贵阳前列腺炎哪家好
石家庄男科治疗医院
呼和浩特阴道炎治疗费用
TAG:
友情链接
南京租房网